【校友来稿·云毕业】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忆往昔岁月惜别母校——2016届毕业生张雁超


当下本该是学生们在校园学习的日子,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按照教育主管部门的要求,创业学院推迟了开学时间。疫情不是阻隔而是一个微小的考验与不一样的体验。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一起等待,等待花开,等待阳光洒下来。愿所有毕业生前程似锦,一切都好。我们特开辟【云毕业】专栏,共同记录2020年有关于毕业生的那些人,那些事。    

我们毕业啦

那日,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雁超,7月3日学校毕业典礼能回来吗?”还在莫力达瓦旗采访的我愣了一下神儿,“能,老师。”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说不出。同行的凤凰卫视的晓倩给我发送了这条微文,我想有一部分是我想表达的心情。记得在写内大桃李之星解说词时,看到秦志宏老师对大学的理解,他说大学的人才培养不仅是职业、技能化的培养,也是学生对自身的一次全面思考,在四年中打下未来发展的基础。相较于技能培训教育,大学更像是一个能提供全面成长机会的机构。感谢内大创业学院和每一位传道授业的老师,感谢那些纯真赤诚年轻的心,包容支持鼓励我前行的伙伴儿,许多琐碎的细节在脑海上演,此刻窗外清凉雨水洗染着草原,天边的厚厚的乌云让这景色更加迷人,行进在莫旗到海拉尔的路上,7个小时足够回忆遐想,连日的疲累一如那青草,蒙雨露恩泽葱郁鲜亮,心在这一刻静的如尼尔基湖,奔波在喧嚣中的凡尘人,心灵得到净化,师父说要时常采气,自然之气、人之灵气、物之野气,受用。修灵会有读天机的预见与洞察,故三省吾身,择善而从,大有裨益。

这篇南方周末的微文我觉着很走心,想静静的同学弟学妹们一起分享:我想理想很空,老师很穷,如果要让老师送给大家一个不花钱的临别礼物,理想大约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不曾相许,为什么你会娓娓游入我的梦里?既然曾经相守,为什么我又要默默从你的瞳仁离去?都说这便是分别、这便是失恋、这便是匆匆无情匆匆无语!都说这便是候鸟一下失落了季节,轻触芦笛的唇儿把音符悠悠吹出去。一所大学真正改变你的东西,就是你可以带走的东西。那么,你可以从大学带走你的什么呢?


首先,你可以带走大学的logo。你的未来履历,将永远打上“MADE IN 创业”的商标。你的性别也可以改——易中天教授说,大学是用来蒸桑拿的,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这里接受熏陶。我的说法是,大学是用来回忆的,未来你做梦梦见最多的地方,一定是大学。还有,老师不能带走,但老师说的话可以带走。一位学生在大学毕业十年后,如果还能记住大学老师的10句话,那么大学对他的教育就是成功的。


最好的老师有三种,第一种是递锤子的:你想要钉钉子,你的老师递给你一把锤子——多好的老师;第二种是变手指的:你的人生需要好多黄金,老师让你的手指头变得可以点铁成金——多好的老师;第三种是开窗子的:你以为看到了风景的全部,老师帮你打开一扇窗,你豁然开朗:“啊,原来还有另外一个世界!”这便是最好的老师了。离开大学,最要紧的是记得开窗子。你未来可能很穷,家徒四壁;也可能很成功,墙上挂满了奖状。但无论如何,你都要提醒自己,你看到的不过是四面墙。它们并不是你生活的全部。如果你勇于和善于在墙上开窗,你就会看到一个又一个新世界。


其实,大学最值得带走的不是知识,而是“45度角仰望星空”的姿势。在大学,100个人中,99个人都是抬头看天空的人,难得有一个人低头看地下,这个人是出类拔萃的人。一旦毕业出了校门,99个人都是低头看地下——一方面竞争非常惨烈,另一方面诱惑特别多,两个巴掌打下来,不用教你,你自然会懂得面对现实。难得有一个人抬头看天空,他不是疯子,就是出类拔萃的人!


其实,成功学很简单!那就是无论现实多么残酷,还是多么诱人,把大学时候这个习惯的姿势专业地保持30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一天看到你们拍毕业照,最后把所有的学士帽、博士帽都丢上了天。你们哈哈大笑,旁边有游客三观碎了一地:知道你们宝宝心里苦,但这么好的帽子,怎么能扔到地上呢?而更重要的是,20年后,你是否还有勇气把你头上戴的乌纱帽,或者把你千辛万苦换来的任何帽子,扔到天上去,让笑声响彻云霄?所以,我有“一个百分之一理论”:人生一百次谨小慎微,要有一次拍案而起;人生一百次放浪形骸,要认真地爱一次;人生一百次不越雷池一步,也要潇洒走一回!一定要在人生的内存,给自己,给至爱的人,留一个百分之一空间,不随波逐流。要做到这样的百分之一,我的建议是永远带走和大学的脐带关系。

这种脐带关系,最重要的是一种永远的批判精神。不迷信,不盲从,不崇拜任何东西。永远对现状不满足,永远怀有对世界的好奇,也永远拥抱世界上的美好——因为大学培养的是二、三十年后国家和人类的领导者和创造者!如果能和大学保持这样的脐带关系,到50岁后,你依然会激荡青春的豪情,即使到80岁,也还有一个不老的灵魂。从一所大学可以带走的,就是这所大学最想传播的。所以,一次毕业,就是一次传播!生命最伟大的传播就是细胞分裂,一个A细胞,传播成另一个A’细胞。大学最骄傲的传播,就是它的学生毕业。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传播这所大学的文化和价值!


毕业不说再见

当呜呜咽咽的南曲迷蒙了春江月,敲碎人心的腰鼓裸露出黄土地,跺跺脚,走出去,便有一次喷薄、一种悲怆、一迸血气。迈过这一瞬,我们就已成熟,拥抱环宇,顶天立地。亲爱的同学们:2020毕业季到了,仰天大笑出门去!莫后悔!不犹豫!我们下一次再相逢!


文字 | 语言与传媒学院2016届毕业生张雁超

排版 | 任家仪

审核 | 党务工作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