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 |「珠光湖韵」怀念良师益友陈杰先生


原载:2017-08-03 内蒙古大学




 

怀念良师益友陈杰先生


作者:张纪生  张存生

1957年,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十周年。这一年,在“向科学进军”的号召下,中央作出了在全国筹措十所左右新高等学校的决定。作为全国少数民族地区第一所综合大学,内蒙古大学名列其中。高教部把组建内蒙古大学的责任交给北京大学,同时要求全国支援。就在这一年,已经在北京大学任教七年的陈杰先生,主动请缨支援内蒙古,作为主管教学科研的系副主任,他与刘世泽先生一起负责组建内蒙古大学数学系,建系初的17名教师中,12人来自北京大学。全校六个系的系主任都来自北京大学。著名生物学家、中科院资深学部委员(院士)李继桐先生,也从北京大学调任内蒙古大学任分管教学和科研的副校长。从1957年到2005年,陈杰先生把自己的毕生精力和心血献给了草原、献给了边疆,献给了内蒙古的高等教育事业,给后人留下的是一位为人师表、学风严谨、忠厚正派、品德高尚、勇于追求真理、不断进取的良师益友的高大形象。



陈杰先生


“做一个完整的中国人比什么都重要”

陈杰先生,1924年7月17日出生在四川省成都市一个即将破落的封建官僚地主大家庭,同辈的兄弟姐妹共十二人,八男四女,先生排行第五。“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是陈杰先生对自己幼年生活的描述。他说自己的大家庭和巴金先生写的《家》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没有书中的高家阔。但大约在先生10岁左右,大家庭破产,1935年母子三人又被父亲彻底遗弃,投靠了做药材生意的舅舅家长达十几年。1943年在李晓舫先生的建议下,先生考入四川大学理学院数学系。此时,吃住在舅舅家,得到最无私的帮助,但毕竟寄人篱下,家境贫穷,只得一边读书,一边教书养身。

在四川大学数学系,师从吴大任先生,首次接触并开始钻研拓扑学,1947年8月毕业时,经吴先生推荐,和陈德璜一同受聘到中央研究院数学研究所深造,在姜立夫先生未到任之前,陈省身先生是代所长。数学所当时尚在创建之中,南京的所址尚未建好,暂借心理研究所在上海的部分房子办公,直到1948年3月才迁回落成的南京九华山所址。由于战局发展,1948年末又迁回上海,准备迁台北。去台北的七人中,所长姜立夫先生,王宽钟先生,胡世祯先生是老前辈,廖山涛和杨宗道年纪也比较大,陈杰先生是最年轻的,此外,还有一个办事员梁国和。留大陆的都是年轻人。1949年2月11日从上海乘船去了台北,借住于台湾大学数学系。这七人中,除办事员梁国和外,王、胡、廖、杨四位先生后来都去了美国,陈杰和所长姜立夫先生先后返回国内。陈杰先生是1949年5月末从高雄乘船回到广州,6月上旬回到家乡成都,到成都理学院数学系任教。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年轻学子。陈杰先生有幸进入中央研究院数学研究所这个国内数学最高殿堂,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聆听了几位数学前辈如陈省身先生、苏步青先生、陈建功先生等的教诲,接触并钻研了拓扑学,李群、李代数复变函数论等数学科学中的高深理论部分。

有人曾经问陈杰先生,1949年你本来有机会去你向往已久的美国,你没有去,而是历经艰险从台湾回到家乡等待解放,你不遗憾吗?陈杰先生回答说:“不,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做一个完整的中国人,比什么都重要。”


支援内蒙古,我至今无悔

陈杰先生从小立志教育救国,面对国民党的腐败和民不聊生,只得独善其身,远离政治,一心只读圣贤书。新中国成立后,亲眼目睹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国家发生了“革故鼎新”的巨大变化,所见所闻及亲身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从逃避政治逐渐转到关心政治,热衷政治。

1950年8月,陈杰先生应聘到北京大学数学系任教,主讲微积分,钻研同伦群,并以秘书的身份参加了新中国第一次数学学会代表大会。解放以后,陈杰先生热切地阅读了“大众哲学”,“社会发展简史”,《毛选》第一卷等大量马列主义和毛泽东著作,积极参加了如“抗美援朝宣传”、“教师思想改造”等社会活动,并积极申请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党组织建议他先加入一个民主党派经受锻炼。因此,陈杰先生于1952年加入“九三学社”,后任“北大支社”秘书。195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北大任教期间,陈杰先生亲历了1952年中国教育史上大书特书、至今毁誉参半的大事“院系调整”,中国高等教育全面向苏联学习。北大、清华、燕京三校的数学系合并成北大的数学力学系,校址也从“沙滩”搬到原燕京大学的校址。1953年陈杰先生任本系当年入学新生(170人的大班)的班主任,并主讲微积分及复变函数达三年之久。在全身心投入教学的同时,还合译了《高等微积分》、《数学分析简明教程》、《复变函数引论》等重要数学教材,以及《广义矩阵与正则化方法》等专著,直接教过的近600名学生中,日后不少已成为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有的已成为中科院院士。



1957年,陈杰先生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支边到内蒙古大学筹建数学系,任系副主任。“积极培养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出人才,出成果”,是陈杰先生一贯的建系和办学理论。为此,建校初期,陈杰先生在严抓教学质量的前提下,把全系的年轻教师按所学专业和兴趣,自愿组成常微、偏微、复变和泛函四个科研讨论班,“了解学术前沿状态,不断提高自己”。这一优良传统,一直坚持至今。目前,随着数学科学的不断发展,内蒙古大学数学系已经有常微几何理论、微分算子、非线性偏微分方程、泛函、格论、图论、多目标规划、奇异有限元和数学物理等九个科研讨论班。一个个年轻教师成长为教学、科研骨干,一批批毕业生输送到自治区及全国各地。内蒙古大学数学系的教学和科研水平,在校内有目共睹,在国内也有一定声望,并占有一席之地。作为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的陈杰先生倾注了自己毕生的心血。

四十余年来,陈杰先生历任内蒙古大学数学系主任,《内蒙古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主编,内蒙古大学副校长等职。“文革”中,饱受折磨摧残,度过十多年艰难岁月。“文革”后,陈杰先生致力于模糊数学与格论的研究,培养研究生,出版专著《格论初步》,该专著荣获自治区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在陈杰先生的精心培育和不懈努力下,内蒙古大学数学系形成一支基础扎实,训练有素的师资队伍。基础数学、应用数学于1986年又被自治区确定为首批自治区重点学科。陈杰先生治学严谨,平易近人,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深受广大师生的尊敬与爱戴。他以非凡的教学才能和出色的组织能力,为内蒙古大学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1986年荣获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并获人民教师奖章。


赴北京大学参加“北京大学百年校庆庆典”的内蒙古北京大学校友会成员在人民大会堂前合影留念


1959年陈杰先生组织创建内蒙古数学学会,任第一届至第四届理事长,第五届至第七届名誉理事长。同时任内蒙古自学科学基金委员会第一任主任委员,1993年主编出版了《内蒙古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论文集》。

陈杰先生在北京大学任教时,有良好的学术环境和令人向往的发展前途,但他于1957年主动申请支援内蒙,扎根边疆近半个世纪。晚年当谈到这个决断时,陈杰先生说他至今无悔。他说:“我只是一个中材,在北京大学那个环境,我恐怕做不出什么贡献,但在内蒙古大学,我能够起到一点作用,可以为内蒙地区特别是文教事业的发展做一点有益的事情”。


宽厚待人,仗义直言是先生的高尚品德

陈杰先生的人品在内蒙古大学是有口皆碑的。“文革”初期,1966年8月3日——5日,原内大党委书记郭以青以“革命领导干部”自居,在内大主持了“三天辩论会”,把副校长于北辰等一大批环节干部都打成“走资派”和“黑帮分子”。从此,于北辰和郭以青这对配合极好的办学搭档成立势不两立的冤家,以致于同住一个病区,走廊碰面都互不理睬。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十多年。其实,“文革”中陈杰先生也被打成了“黑帮分子”关进了牛棚,但“文革”之后,他思考的不是个人的恩怨,而是对“文革”的反思。在陈杰先生等人的多次规劝下。八十多岁的于北辰校长终于主动去看望了已近痴呆的郭以青,化解了十多年的怨恨。


赴北京大学参加“北京大学百年校庆庆典”的内蒙古北京大学校友会成员在天安门广场合影留念


郭以青,1931年入党的老共产党员。“文革”前期,他以“革命领导干部”自居成了造反派,他办了很多错事,说了许多错话,伤害了不少好同志。后来,他本人因历史问题和内人党问题被捕入狱,直到被开出公职,开除党籍。“文革”后,陈杰先生曾多次口头或书面向内蒙党委书记王群、刘明祖,乃至中央组织部来内蒙调研的负责人反映郭以青的问题,希望能够在郭以青有生之年能给革命了大半生而犯了错误的老同志一个公正的结论。可惜这一努力始终没有实现,身患老年痴呆病多年的郭以青,至死还是一个保外就医的“罪犯”。

1975年,在四人帮的全国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形势下,内大一批师生被下放农村劳动锻炼,我有幸第二次与先生同住一屋(第一次是在1966年文革初期被内大造反派打成黑帮分子关入内大喇嘛营子农场劳动改造时的牛棚)。当时先生还被任命为土右旗三间房公社毛泽东思想大学校负责人。身患胃病多年的先生,虽然吃不惯当地的酸粥,但始终坚持与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陈夫人给他捎来几包饼干,他坚持退了回去,并说:“下乡就是来锻炼,不能特殊化”。

先生有时去公社开会,耽误了半天下地劳动的时间,过后,他总会抽时间补上。当一个人独处无人监督的环境时,自己的行为也会谨慎不苟,这种修养谓之“慎独”。陈杰先生真正做到了“君子慎其独也”的境界。


忧国忧民、追求真理

陈杰先生不仅是个教育家,又是个社会活动家。他长期担任九三学社领导工作,历任九三学社内蒙古区委主委、名誉主委,九三学社中央常委,为九三学社内蒙古区委的组织和思想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1988年——1998年,陈杰先生连续担任第六、第七届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他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以渊博的知识,坦诚的心态,认真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广泛深入开展调查研究,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意见和建议。



九十年代初期,为在内蒙地区团结和凝聚北大学子为内蒙古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更大贡献。内大的北大人发起成立内蒙古北京大学校友会的动议,但在当时政治形势下自治分管部门不予同意。陈杰先生多次在与自治区领导刘明祖、云布龙见面时,恳请自治区批准成立自治区北京大学校友会,并补充说,如自治区不予批准,他将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提案建议。两位领导非常重视陈先生的意见,九十年代中期,内蒙民政厅正式批准了“内蒙古自治区北京大学校友会”的成立。北大校友会成为至今在自治区是唯一被批准的域外高校校友会。

1998年,北京大学百年校庆时,陈先生率领内蒙古自治区北京大学校友会代表团16人参加了北京大学的百年庆典活动,进入了人民大会堂聆听了江泽民主席的“北大百年校庆五四讲话”。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大家兴高采烈地在天安门广场合影留念,记下了这一终生难忘的时刻。

这次,我又有幸与先生同住在军事科学院招待所的一间标准间内,休息时,先生躺在床上,手持棋谱的动人形象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中……

2000年,陈杰先生退休。退休后的先生一直体弱多病。2002年——2003年期间,他在医院的病榻上,还撰写了多篇文章,其中有对“文革”的反思,有对党内民主的探求,也有对国际、国内大事的分析和思考,他把这些文章整理打印成册,分发给亲朋挚友,征求意见、在这些文章的字里行间都表达了陈杰先生对时局、对政治的独到见解。2002年4月,针对“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在全世界推行“反恐怖战争”,划分所谓的“邪恶轴心”国家,并把中国、俄罗斯、伊朗等七国列为美国准备实施“核打击”的目标时,陈杰先生写了《美利坚合众国,你打算走向何方?》的文章,指出不能把复杂的国家事务简单归结为一桩“反恐事业”,美国政府的霸权扩张,实质上是一种想称霸世界的“新法西斯主义”,提醒国人要提高警惕,并断言美国政府的一意孤行,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2005年1月27日,陈杰先生逝世,享年81岁。

值此内蒙古大学建校六十周年之际,生活和工作在祖国边疆的内大学子深深地怀念我的敬爱的导师与挚友陈杰先生。

作者简介

张纪生(内蒙古大学物理系五七级学生)

张存生(内蒙古大学物理系五八级学生)




桃李湖畔,心之向往

走近图书馆,书香迎新生

为迎接2017级新生入学,内蒙古大学图书馆特推出【2017桃李湖畔·迎新季】系列报道,内容涵盖新生入学须知、内大图书馆简介、内大图书馆入馆须知、内大图书馆读者协会简介、内大图书馆多彩活动简介等,敬请关注。




欢迎新同学加入“桃李湖畔·书香内大”qq群,提前和老师、学长、学姐们就各种话题进行交流,进群请备注“本人姓名+专业+17新生”




内大图书馆“桃李湖畔·英语沙龙(18)”毕业生欢送大PART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